“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。”

在和庄攀聊天的近一小时时间里,我深切地体会到了:如果一个人对他所做的事情充满热爱,那将会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。

何:听说你会俄语,那你平时跟客户交流也会用俄语吗?

庄:对。
何:好厉害呀!

庄:没有,我英语不好。

何:英语不好,俄语不是更难吗?

庄:俄语相对来说是比较难。但是因为我小的时候英语没有学好,高中学的是俄语,大学学的又是俄罗斯语言学,所以…
何:你学的是俄语专业,为什么没有从事语言类的工作,却想到销售呢?
庄:我以前是做翻译的,在国外做总经理助理,但是做着做着就发现,我还是比较喜欢跟人打交道,觉得与人打交道可能是我一个强项,所以从国外回来之后找的主要方向是俄语销售这一块。

何:做翻译跟你现在做销售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?

庄:做翻译也是和人打交道,但是这种时候你相当于是一个媒介。别人给你传一个话,你再把原本的意思传给另一个人听,你要依附在一个人的身上去做这个工作。

另外我们也经常会做笔译,这块工作相对来说是比较枯燥的。有可能一天做下来,基本上都是在笔译,那个是我不太喜欢的一种方式。

之前一直长期出差在国外,在那边待了接近一年半的时间,看了一些翻译前辈们的经验后,越来越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,就毅然决然的回国了。

何:所以我可以理解为:做翻译的时候,更多的情况就是一个人坐一整天,很枯燥,你还是想找一个能多一些跟人沟通的工作。

庄:我这个人比较调皮,也比较喜欢开玩笑,觉得和客户沟通起来,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,就很舒服。

我没有给自己设定太多条条框框,只要让自己开心,让客户开心,让周边的人没有距离感和压抑感就可以了。

何:转行以后,作为销售你肯定要懂产品,你平时有特意去学习这方面的东西吗?

庄:这个是一定要学的。

因为做销售你不只是要懂这个产品,你还要懂组网的架构,其实对我来说还挺难的。因为我们的产品规格书只有中文和英文,我还得想用俄语怎么去描述。

现在产品上一些基础的问题,我是可以直接给客户回复的。学习渠道,主要就是慢慢从客户那里积累,从技术支持那边积累,再加上我们公司的培训,也能学到很多专业知识。
如果想要把自己培养成一个专业的销售,技术哪怕不是100%都懂,但起码要懂60%~70%左右。你不需要敲代码,但是你要知道这个问题的关键点在哪,客户的痛点在哪。你回复的及时性强一点,客户对我们的满意度也会更高一点。

何:你们每天主要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呢?你的一个典型的工作日是什么样子?

庄:我的计划都是按照一周来做的。因为作为销售,你不是每天都有事情可以和客户沟通。

首先,我会安排一段时间去看竞争对手的动态,然后去客户的网站,看他们是不是有一些新的产品动向。其次,我会安排大概一天的时间去开发客户,这样可能会有一些新的机会。另外,就是更清楚的了解我们自己的新产品动向。

因为我们和俄罗斯有5个小时的时差,不可能上午就去打扰客户休息。所以正常情况下,我们下班的时间是下午6点,我可能是公司走得比较早的。因为这个时间正好是他们的午饭时间。等我回到家,可能他们刚好在休息,这个时候在家里和客户一起聊会天,工作效率可能会比白天更会高一点。

何:你之前的工作中有没有出现过一件让你印象很深、很开心的事情?

庄:我印象最深的是开发的第一个运营商,一个俄罗斯的客户。

这个客户我们前前后后换了三个人跟进,但是一直都没有任何反馈。最后就在我们跟了一年半的时候,在一个展会上遇到他们,这才知道,别人压根看不上我们的产品。但我们也没放弃,后面我们也给他出了很多的建议和方案。

最终是在18年的时候,他们第一次拿了我们的样品去进行测试。测试的时候,我们在整个技术支持和研发团队的支持下,通过了第一个产品。

当客户给我们下了一个小批量100台的时候,那个时候的喜悦感是不一样的,那是从最难的时候看到了希望的时候。紧接着第二个产品也顺利的通过测试,到后来整套方案的运营都是在用我们的产品,这个是非常开心的。

但也不能太开心,因为公司还在一步步的发展,对公司来说这个只是一个起步而已,还是要多努力一点。